湖南省中小企业公共服务平台分站
首页 服务项目 合作机构 新闻动态 政策法规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株洲市轨道交通装备产业集群窗口 > 行业资讯(所有)
行业资讯(所有)详情 / Dynamic
刚刚,中美签署2535亿美元大单! 特朗普随行商贸团什么来头?高清图集!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4日    来源: 株洲发布    阅读:7次

11月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会谈。会谈前,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为特朗普举行欢迎仪式。


来源:新华视点微博



中美企业家对话会11月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商务部部长钟山在对话会上说,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亲自出席中美企业家对话会,并见证了签约仪式,充分体现了两国元首对加强中美经贸合作的高度重视。


在两国元首的正确引领下,这两天,两国企业创造了奇迹,经贸合作的金额达到2535亿美元。这既创造了中美经贸合作的纪录,也刷新了世界经贸合作史上的新纪录,这充分说明合作是中美关系发展的唯一正确选择,互利共赢符合中美两国共同利益。




1、特朗普随行商贸团什么来头?


美国雅虎网站称,此次随特朗普访华的美国经济界阵容豪华,包括40多个美国大企业负责人,届时将与中方签订大规模经贸合作协议。报道称,其中最大交易之一就是讨论中石化在美国进行大约70亿美元投资一事,这将给遭受飓风重创的地区创造就业机会。


而根据彭博社报道,实际上有超过100家美国公司申请加入贸易代表团,但最终商务部挑选了40家左右。但从目前披露的这份访华团名单来看,特朗普的商贸团共有29位商业及政界领袖。



这些企业家大佬包括大家耳熟能详的高盛集团CEO劳尔德·贝兰克梵、波音民用飞机集团总裁兼CEO凯文·迈卡利斯特、通用电气公司副董事长庄睿思等人。此外,还有陶氏杜邦公司董事长利伟诚(Andrew Liveris)、霍尼韦尔公司高增长区总裁沈达理(Shane Tedjarati)、波音商用飞机部门总裁Kevin McAllister等都参与随行。


从公司分布行业上看,这些大公司遍布于能源、工业和材料、科技、生命科学、金融、农业和贸易等行业。这份名单中,也不乏阿拉斯加天然气开发公司、钱尼尔能源公司、通用电气、波音、高通、西屋电气等我们耳熟能详的大公司。而在随同特朗普访华的美国企业名单中,能源企业占主导地位。比如随行人员中还出现了唯一一位美国政府地方大员:阿拉斯加州州长比尔·沃克,沃克此行同样为能源问题而来。阿拉斯加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一直希望打开中国市场,和他一道的还有阿拉斯加天然气开发公司的总裁凯斯·梅尔。考虑到这个阵容,特朗普和商务部贸易代表团很可能会就促进美国对华液化天然气出口事宜进行谈判。


据路透社(Reuters)报道,在随同特朗普访华的美国企业名单中,能源企业占主导地位。考虑到这个阵容,特朗普和商务部贸易代表团很可能会就促进美国对华液化天然气出口事宜进行谈判。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撰文指出,美国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态度摇摆不定时候,中国已经加大对太阳能等绿色环保能源工程的投入。美国企业认为在特朗普总统奉行的“美国优先”的理念下,中国大力发展绿色能源工程,这是对于美国的挑战。据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此次特朗普访华,中美之间的其他合约、意向书和协议将围绕航空、液化天然气和大豆等领域,这些交易将彰显两国贸易关系出现的进展;另外有知情人士称,高盛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拟联手设立一个规模数十亿美元的基金,为中国的巨额主权财富基金投资美国制造业及其他行业提供帮助。


美国西雅图时报指出,2016年,中美之间贸易投资达600亿美元,受雇于中国公司的美国雇员数量超过14万,较之2015年数量上升46%。在当今的电子商务时代,中美双方合作潜力巨大。还有学者指出,中国可能会在金融服务市场准入、外资企业持股比例等要求做出调整。



2、美国对华经贸谈判,这6大重点领域是机会

 

基于对中美经贸关系发展趋势的大体判断,可以预见未来双方的经贸谈判将会在求同存异,相互妥协的基调下开展。从各方反馈的信息来看,美国对华经贸谈判的主要目标还是通过逐步减少中美贸易逆差来实现所谓的“美国优先”。


未来谈判可能涉及的重点领域将更加深入。美国关注的重点领域大体包括两类:一类是行业或产品类,即要求中国对某一行业或产品的进入放开;还有一类是体制类,即中国实施的制度、监管、执行造成贸易不公平。事实上,美方一直认为中美之间是不公平交易,中国政府的干预行为,如产业政策、国有企业等扭曲了贸易,造成美方持续逆差。


中国企业要关注哪些领域?把握哪些机会?规避哪些风险?程俊杰认为未来经贸谈判关注的重点领域可能包括:


一是知识产权。美方认为,中国不足的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力度对美国当前的出口和投资造成了障碍。具体包括:对商业秘密的保护力度不够,恶意商标注册,药品方面的专利保护和技术转移,在线盗版和假冒伪劣产品泛滥等。


二是产业政策。关注的主要方面包括:中国实施安全可控的信息、通信和技术政策限制美国相关产品和服务,鼓励自主创新,利用并购获取先进技术,出口限制,财政补贴,产能过剩,增值税抵扣及相关政策,投资限制,政府采购,标准等。


三是服务。除了中美“百日十条” 在电子支付、银行业等相关领域已经达成共识外,美方还希望中国在戏剧电影、保险服务、电信业、视听服务、快递业、法律服务以及互联网相关等领域的更加开放。


四是农业。农业贸易争端的关注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中国因疯牛病和禽流感原因暂停进口美国牛肉、家禽,并对猪肉进口实施很严格的限制措施;二是中国对美国生物技术产品进口推迟放行并实施越来越严格的管控;三是中国对农业的补贴和支持超出了WTO规定的合理范围。其中,前两点在“百日十条”中双方已经达成共识。


五是透明度。美方的主要关注点有三:一是中国实施的与贸易相关的法律、规章以及举措并没有按WTO的规定在统一的官方平台进行公开、出版;二是中国在实施新的贸易相关法律、规章以及举措前没有提供合理的时间供公众评价;三是中国未按WTO的要求,仅仅对不包括举措在内的贸易相关的法律、规章进行了翻译。


六是法律框架。美方认为,一是美国企业进入中国需要申请很多许可,如安全产品许可、投资许可、商业扩张许可等,这会给美国企业产生一定的麻烦;二是竞争政策,中国对反垄断法的实施力度不够,重点是中国的国有企业。


可以看出,中美国在未来对华经贸谈判的重点可能在四个方面:


一是市场开放,特别是金融服务业的开放;

二是产能过剩;

三是国有企业改革;

四是知识产权保护。


此外,由于美国贸易赤字和汇率之间没有明显的联系,现在美国就业岗位的丧失也并不是因为贸易赤字,而是因为生产率的增长,因此,未来汇率方面的争议相对来说可能性较小。


中国经济网综合新华每日电讯、中国企业家杂志